花木成畦手自栽

慢性子

周末

上周末去的边境,细说都到了国境线上。在一个对街就是边检站的小饭店吃午饭,雨非常大,都看不清对面战士的脸,一路上雾气弥漫,感觉会有孙悟空腾云驾雾跳起来。
是和白大哥去看一个茶场,他家有意承包,原先这家粗加工茶叶出口到非洲去,茶山三千多亩,设备有一些,现在上一个承包人不守信,主人收回来再转。来回茶场的路上真真感受到什么是山水相连,国界就是一条小河,大家都说一样的拉祜语或者佤族话,同宗同源。祖国这边柏油马路,那边红土路,非常明显的差别,据说这家主人发财之后去对面缅甸那个区买了个区长当,真是特别的生意。国门小学建得非常好,硬件标准和县小一个水平,缅甸小孩来读书的不少,我们这边九年义务教育条件好,边民要是中国话说得好很吃香的。
中间人有一个相好的就是缅甸姑娘,已经拿到中国户口,在边境做生意,淘宝化妆品回缅甸卖,据说生意不错,她朋友圈发的都是中文,中国话就是本地的口音,听说读写都会。虽然和中间人相好,但是又托中间人介绍对象,她想嫁在中国。饭桌上我都在疑问,这个情况算不算给自己戴绿帽子?

这个周末就无趣些,昨天村主任带我们去隔壁县赶街,就是固定时间的集市,逢周六就摆摊。路程三十多公里,但是海拔降了差不多700米,是植胶区,热得我头晕,赶快喝一瓶藿香正气水吊命。
小集市十分钟就能逛完,主要就是卖菜和日用品。我们的主要娱乐是喝啤酒吃烤鱼,坐在遮阳伞底下更热,喝了点啤酒我头晕,熟悉的中暑症状,胖子在热地方太难过了。相比我们村很好,这两天下雨有点凉,披件长衬衫就可以。
隔壁县是佤族自治县,昨天我完全沉浸在听不懂的世界。集市上做生意的有傣族佤族拉祜族,都说自己的语言,外地来做生意的少,坐在烧烤摊我竖起耳朵听,旁边坐着的都说民族语言,民族之间交流有时候说中文,大家杂居在一起互相日常交流大致可以说通。我就头痛了,汉话才是外语。买个菜又是佤族又是傣族,希望大家一样说流利的汉语,看看外面的世界。

写出来才发现我两个周末都去了隔壁县,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隔壁的隔壁那个县。边境三县,这两年耍的太多了。

评论

© 花木成畦手自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