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成畦手自栽

慢性子

还在村里

强烈的想回家,大概是因为将近过年了。琢磨了一下为什么大学时候离家几个月也没有这么迫切希望回家,原因简单,那时候回家时间明确回家就是假期就是玩,这次时间没准回去了还是工作,煎熬。
今天去寨子里扫卫生,为25号的现场会做准备,晒得晕,尝试着涮草了,不行,我真的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抬,垃圾体力。


讨厌滥喝酒的人,不知道节制。我也爱喝,我自觉能控制住,至今喝到吐只有一次,但还自主回到了家。
喝醉的人大脑浑浊口齿不清,失态的事没法控制自己就做了,整个人都是臭的。要是还拉着我说醉话那就更讨厌了。

评论

© 花木成畦手自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