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成畦手自栽

慢性子

在村里

跟乡里负责考核的人今天中午通上电话了,问了几次考核的事都说不清楚,我也是黑人问号了,扶贫这么些年考核这么些年遇到我就不清楚了?要不是当面对质我还不知道她连我们这个帮扶队有些什么人担任什么职务都不清楚。太醉了!要这么追着干工作怕是太累了……

本县被抽到了郭嘉的省际交叉检查,晚上就得到消息说单位同事明天要下来,十人左右,再一次WTF!我就是要逃开单位啊!没想到单位向我走来,连乡下都没法好好呆了。

本村还是一塌糊涂,我只能保持围笑,村干部不团结我外来的也不好严厉说,说个一次两次不听也没办法,总是要吃过亏才知道的。
三月份希望我能调整回去。

评论

© 花木成畦手自栽 | Powered by LOFTER